范海琴美妆学院 化妆资讯 乐团演出怎么化妆(男孩演出怎么化妆)

乐团演出怎么化妆(男孩演出怎么化妆)

前沿拓展:

乐团演出怎么化妆


简单地说,加重一些轮廓,不要有化妆的痕迹,就很好看,不然的话就很腻歪。腮红和口红不要太红,眉毛不要太黑不要往肉上划要往眉毛上染,眼影是根据服装颜色变化,一般大众的眼影一层淡蓝色一层玫红色慢慢晕开就成了粉紫色,什么服装都配,有的幼儿园把孩子都涂成蓝眼影很吓人,把孩子都弄成假人儿一样。记住眼影和腮红都要有过度,慢慢变浅,不要硬抹。一点经验。


当“机器人”乐队开始唱《三体》

上周的《中国好声音》舞台出现了一支“机器人”乐队。这支名为“MiniG迷你机”的乐队,当然不是真的机器人乐队,而是用机器人般的头盔以及外太空的服装造型作为一种外在装束,所以很容易就给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

对大部分观众来讲,一支乐队以这样的形式走上舞台,很明显充满了神秘和新鲜感,也是在音乐综艺节目里前所未有的一种视觉体验。

当然,在外形的感官刺激之后,很多人也会有所疑问,那就是明明就是一支传统乐队,同样还是由乐手演奏乐器和演唱歌曲,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的造型设计呢?是为了单纯的博眼球?他们的外形设计和音乐同样有联系吗?

这一切,其实可以从乐队音乐的视觉化开始说起。

音乐从听觉走向视觉

虽然音乐是一种听觉艺术,但不得不承认,发展至今天,它早已经成了一种听觉和视觉并重的艺术。后者包括并涵盖了歌手(乐手)造型、唱片设计、MV等等形态,并渐渐成了听觉的一种重要延伸。

在音乐视觉化的进程中,有两个标志性的极点,一个是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彩色电视机的普及,另一个就是上世纪90年代,MTV(后来改称MV)这种音乐电视形态的出现。

正是彩色电视的普及,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出现了像大卫·鲍伊(DavidBowie)和KISS乐队这样注重外形包装设计的音乐人和乐队,并且衍生出了“华丽摇滚”“夸张摇滚”和“中性摇滚”等音乐风格。尤其是KISS乐队,更被称为是视觉摇滚的鼻祖。四位成员除了有夸张、浓艳的造型之外,还各自以“魔鬼蜥蜴”“人猫”“恋星人”“空间人”命名。这样的定义也让他们的音乐充满了角色扮演意味,因为有固定的人设,所以还反向引导了音乐风格的鲜明化。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视觉摇滚更是在日本发展壮大。Glay、X-Japan、Hide、LunaSea等乐队让视觉摇滚形成“唯美系”“暗黑系”等不同的流派,而视觉形象的不同,甚至成为了乐队某种直观的风格标签。比如暗黑系的“暗黑系”的乐队,化妆较浓,和他们孤独、伤感的歌词相得益彰。

虚拟化和面具化后的反偶像逻辑

音乐电视技术在上世纪90年代的出现,让很多音乐人开始重新思考音乐视觉和听觉的关系。很多音乐人把这种形式当成录音室作品的视觉延伸、营销延伸,所以,会在推出专辑的同时安排几首重要作品拍成MV进行视觉化的传播。

这种视觉化概念的发展,使得越来越多人重视音乐的视觉,但也渐渐有人舍本逐末,过于追求音乐的视觉化,甚至用电影的技术和成本去拍摄音乐电视。歌手和乐队也越来越多地重视自己在音乐视觉层面的体现。

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有了Gorillaz和DaftPunk这两支乐队的诞生。

Gorillaz是一支虚拟乐队,它由Blur乐队主唱DamonAlbarn和漫画作者JamieHewlett一起创办。虽然乐队的音乐均由现实中的乐手完成,但整支乐队却从来不是以真实歌手和乐手示人,取代真人的是那些特意设计的漫画形象。

DaftPunk由两位成员组成,这支乐队最为标志性的造型就是两位成员一直以来都戴着头盔。无论是在MV里,还是在“格莱美”颁奖礼这样的盛大场合。

无论是Gorillaz还是DaftPunk,他们虽然采取了不同的方式不见人,但是他们在MV的视觉营造上却同样花了很多创意。他们之所以用这样一种方式玩音乐,都来自于同一个理念,即让更多人去关注音乐本身,而忽略歌手和乐手的外形,让音乐回归到听、唱关系的本质。

“MiniG迷你机”这样的复合型乐队

这次出现在《中国好声音》舞台上的“MiniG迷你机”乐队,从舞台属性上其实也符合视觉摇滚或者DaftPunk的很多特征。外太空的造型、机器人的头盔,其实已经很容易指向了他们的风格,即偏向未来的音乐属性。

在这一点上,与其说这种类型的乐队更注重包装,不如说包装成了某种噱头。其实从造型与音乐的关联性来讲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使用这种造型的乐队,音乐肯定不会是随大溜的,比如历史上的视觉乐队、虚拟乐队,以及各种的面具乐队,显然不会搞出这么一套造型还去唱主流的流行歌曲。

“MiniG迷你机”乐队在舞台展现的作品《三体·COSMOS647》,集成了“说唱金属”“合成器金属”和电子音乐,甚至还有赛博朋克的元素,女主唱音调扁平的人声效果更是给人一种超时空的未来感。

其实从音乐类型上来讲,“MiniG迷你机”乐队并没有更多创新和实验性的东西,他们的特点在于将这些音乐元素与视觉的造型设计非常好地融合与同步,从而形成一种音乐风格和创意造型趋于一致的审美结合。而在《中国好声音》舞台表现的这首作品,也非常好地符合了乐队的初衷和气质特点。

以刘慈欣的小说《三体》作为创作的驱动和切入,《三体·COSMOS647》这首作品的每句歌词既是在向《三体》致敬,也是通过音乐的表达重新组合出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

作品开头就仿佛让人重回《三体》中震慑纪元发生的故事,而结尾部分,或者也可以让人想到太阳系被降维打击的画面。“一切都将逝去,只有死神永生”,大刘那些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却通过“MiniG迷你机”乐队这首《三体·COSMOS647》,以及他们这个表演的舞台,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

正是因为有了《三体》这样浩瀚文本的引用和切入,也让“MiniG迷你机”乐队的这首作品变得更有空间纵深感以及人文的深度,而这种超越时空的主题,并不是单纯的科幻和想象,而是在时空的交织中引申出关于人类命运、关于未来的思考。

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MiniG迷你机”是一支擅长拼贴、融合素材的乐队,而在这个音乐分层越来越多的时代,其实玩音乐早就过了单纯在白纸上写歌的阶段,更多的人都在试图打破音乐视觉、听觉、文本,甚至是电影、美术、建筑等多重的艺术形态,从而在解构后,重新构造出新的复合型音乐。

“MiniG迷你机”在我看来,就是这样的乐队。

来源:北京青年报

拓展知识:

乐团演出怎么化妆

黑金属乐队一般崇拜撒旦,崇尚邪恶,等一些异教信仰。如果这些思想是内在的,那么在外在的表现的就是他们的装束,如尸脸,穿钉子等等,行动上会焚烧教堂,自残等等
比如身穿钉子,画尸脸,展现的就是一种原始的信仰与野性、自由,不受世俗的影响,摆脱基督教的束缚及反抗耶稣。

乐团演出怎么化妆

你说的哪种妆我不知道,如果是很浓的僵尸妆那就只有类黑金属系画出来是名正言顺的,一部分当然也是跟信仰有关,但也主要是为了酷。但假如你是搞黑金的你实在不画也没人会大惊小怪。。。
如果只是带个假睫毛化个黑眼圈描描眉甚至抹个红嘴唇,那我只能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想画谁就画好了,如果4大天王想画他也可以画啊。不会有人阻拦的。。。

乐团演出怎么化妆

信仰(多是反宗教的信仰)与个人爱好吧。
黑金也有不化妆的啊,比如挪威的Enslaved。
就看你喜欢什么了,主要还是为了体现乐队特色与营造氛围。

乐团演出怎么化妆

谁都可以化妆,和风格无关。相对来说北欧的乐队化妆的比较多。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和一些宗教信仰有关系,另外你说的死亡金属 残死 碾核也有乐队化妆。

美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8个课程,添加 微信:18119315283  备注:网站咨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范海琴美妆学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nhaiqin.com/414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9423426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1654660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